开胸顺气丸

首页 私信 提问 归档 RSS
1/10

摘些话

Lotta Volkova表示,“现在已经没有文化可挖掘了,至少西方已经没有了,无非是挪用各种元素和信息进行remix。新时代的年轻人方式思考不比从前,他们其实根本不懂“亚文化”,毕竟这和他们也没关系了。” “穿朋克Tee并不代表你听朋克乐或是对政治有主见,他们没这种心态。以前我们这代人,你玩儿punk,你就真得方方面面都punk,这是一种过去的思维定势,这就是为什么我对社会特定服装所蕴含的“标签”很感兴趣。” ——《潮流不过是因特耐特虚无主义》 拿各种物质文化遗产的标签作画,然后把这种浅薄的生活方式定义为一种新的文化,然后企图挖掘虚无中的文化内涵,所以令人困惑。 哦不得不再用thermodynamics的同理说说这垃圾玩意儿。全球化就是熵增,虽然一样是艺术,先生做的事就类似反其道而行,对于微弱却一点点增进的通理的反抗在一时间根本意识不到苦难,长久以来会出现更多的矛盾和精神痛苦。而潮流这种顺其道而行的则会孤注一掷的直奔死亡,死亡就是虚无混沌。一进入这种状态则无法再将自己剥离这一场chaos。 因此,当一个次文化成员“即使没有任何其他人在场,也会聆听某种音乐时,他是在一种想像‘他人’在场的脉络下聆听音乐的——他聆听音乐常常是为了要去和那些‘他人’建立起关系。他对大众媒体的观感受到他所隶属的同侪团体所形塑。这些团体不只是在为音乐分高低而已,他们是以一种更细腻的方式,在为团体中的成员选择他们会在音乐中‘听到’些什么。” 挖掘自己的优越感的时候,可能会被“就算没人理解我,和我一起听音乐。”或“全世界人都死了,我还是爱它。”的想法所误导,误认为自己对于某事时天注定的命运相连的喜爱,而非虚荣。但就算全世界人都死了,但在欣赏亚文化音乐的时候还是有一个第三方的假设在,这种假设就是其他人,根本不需要其实际存在,只需要在精神中留存,那么也就意味着你对于此事的热爱只是建立在优越感和虚荣之上,欣赏一样事物是为抬高身价。若是这样,还有多少纯粹的欣赏?

(无标题)

1 一切对于当代艺术的荒谬的质疑如:“就算是垃圾放在美术馆也成了艺术品”其实自以为是对于当代艺术的指控、自以为是暗示着艺术的荒谬和无意义,实际上是对于美术馆这一哲思摇篮的赞颂。一切一切都可以归结为艺术品,艺术品是一种唯心主义的存在,一切在于观者是否是一个艺术家。美术馆只是一个暗示着人们要去用哲学角度、非同惯常的角度、解构主义的角度去看待事物的一种环境。在美术馆中指控艺术的人,是被生活的荒流冲晕头脑的愚昧者;仅美术馆中存在的艺术家则是不失灵性快乐生活在蒙蔽之中的少女;而不限于环境的敏感者则完全意识到了人类本质中的艺术品性。 2 聊到阿布拉莫维奇的从裸体的一对相视的情侣之中穿过的行为艺术,有关观看者普遍选择面对异性而穿过的原因。因为我们可以认为,在这样的情形下人们都会选择最不尴尬的方法来穿过这一夹缝。但值得质疑的是,如果真的是选择不尴尬的一种方式,那为什么男人选择背对着男人,而非面对着男人? 那么也就是说不管是什么相处方式的人都更加重视精神交流,面对面的含金量相对于有性暗示的姿势大得多。因此(普遍)人们会选择去面对异性穿过。 ?可能 3 一张照片的传达性?

感性的理性基础

1洗澡的时候又开始了我的十六岁噩梦,如果被提问为何从事当代艺术而并不以油画为重,因此而展开了非常苛察缴绕的思辨。我想如果你问我这样的问题,我已经失去了说服你的可能性,因为我只是你剥削优越感的对象。如果狮子把鹿想像成一头狮子,那么尚且还是处于和平之中,但如果狮子看鹿是一头鹿,那么便没有鹿的生存余地了,这一切无关鹿如何定义自己,而关于狮子如何定义鹿。(但定义远没有想象的那么庄严,鹿可以挣扎谄媚,去改变狮子的选择)那么我说,古典和现代(及当代)是重点完全不同的两种艺术,则不可以简单的相比出高下。但我想,如果建立在我的人生这样的条件之下,那么就可以辩驳我为何(目前)更加愿意用当代的创作形式来定义自己。如果说艺术乃一片荒原,古典艺术的工匠们协力建造一座城市,而现当代艺术家们则成为了远行的开拓者;前者更类似艺术形式的主体而后者更像是艺术形式的客体;前者更像是发明家,而后者是在探索发现;前者在油画布的限制上“戴着镣铐跳舞”,而后者伟大在第一个想到去剪断镣铐。当两种事物出现比较,一个重点在深度,另一个重点在广度的时候,很容易就互相轻视。前者迂腐,后者浅薄。但我认为镣铐是永远剪不完的,那么浅薄是迂腐的动力。现当代艺术如果是永恒的,那么也就不存在对比,只是迂腐对象的转移罢了。那么我又想到,似乎迂腐总是更加企图表达感性思考的,而浅薄则更加理性。那么这样的关系便明晰了不少,现当代艺术是古典艺术的基础了。但只有以古典艺术为先,现当代艺术这一方向才会被分析发现。2物理学的最高追求是用一个通理来解释全世界。如果这样的一条通理不存在,所有的道理都不能诠释一切,那么所谓“所有的道理都不能诠释一切”,则成为了一条诠释一切的通理,那么大概是存在这样的通理吧。我想熵增是这条通理,它的浪漫我难以阻挡。但是后来我想也许是这样的,有无数通理可以诠释所有一切,只是看事物的角度不同罢了。因此当人掌握一条通理的时候,看似掌握全局,但是其实是受限于单一角度了。这就是小时候知道了人生第一条通理的时候,狂妄以为可以统治世界,却迷惑为何自己还比不上周围的大人的原因了。为无限的浪漫的来源感到兴奋。另外,我认为所谓美就是浪漫罢了。两者等同。浪漫也像美一样是所有通理的概括。就是说“美”这个词的意思就相当于“通理”。因为通理是强调一个事物是“通”的,同时是“理”。而美强调的是这类事物是所有艺术的灵魂,是从艺术反推出美的,因此附属于艺术。而通理皆浪漫,浪漫也是美的固有属性,所以可以讲被冠以“通理”之名的客体等同于被冠以“美”之名的客体。(就好比鸦片战争和中英战争指代的事物相同,但是却有着重点不同的这两种定义) My mind met the collapsed incubus once again when I was taking a shower just now. An intricate reasoning that defends myself against the critical view of psychological incubus concocted in my mind, which was about my choice made between two sorts of art forms, contemporary art and classical art. If you call me to account for the choice I made, the opportunity of conveying how I regard for this decision have already been lost. It’s all because you considers me as the object and simply exploits superiority over me. To draw an analogy, if a lion sees a deer as a lion like himself, lyrics of Lost Stars will be brought to fruition. Contrarily, if the deer has been deemed by the lion to be a deer, there is nowhere for the pathetic deer to survive. It’s all about how the lion defines the deer. (Yet, definition is not as rigorous as we thought. The deer has but only has the chance to flatter the lion and change the comparatively weak impression of herself.) Concerning the choice I made, those two kinds of art styles place their emphasis on divergent aspects, and thus it carries no significance to tell which one is superior. However, It worths being contemplated in the situation of my life —— the reason why my preference is contemporary art. If we consider the wilderness a metaphor for art, classical painters are engaged in constructing and establishing a city while contemporary artists devotes themselves to explore and set off on a long journey; the former act as the subject of art forms while the latter comparatively prone to be the object; the former are inventors while the latter are discoverers; the former dances in chains —— their canvas,while the latter innovatively cut the chains. 累死了翻不动睡觉了 记一个月没看书的我思而不学则殆的一篇文章 (大概殆就是指发现有无数可钻的牛角尖)

容我做一些解释

反正失去信仰以后活的无害了一些然后也希望信仰本人能够看到自己的不开放性而不鄙夷我但如果鄙夷在所难免那我选择闭上眼睛